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荒扶妻人 愛下-第二百六十九章 亂國公主寧婉梨,當斬!推薦

大荒扶妻人
小說推薦大荒扶妻人大荒扶妻人
“我就是君侧?”
宁婉梨笑容凛冽,从打算争皇位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迎接今天的准备。
自从皇兄死后,凉王祁王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就对皇位生出了心思,十几年来暗地里做了不少小动作。
尤其是那次齐国闹出大事,她将纳贡派的出头鸟斩了个干净,但这两个王爷比较狗,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头。
再加上斩皇亲是大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举妄动,所以这两个货才能安稳活到现在。
没想到,他们竟然送上门来了!不过也是,齐国现在前线压力正大,民间惊惧之意甚为浓厚,如此境况,正需要一棵救命稻草。
而这棵救命稻草,便是楚国!
可以说,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是三年来对纳贡派最有利的机会,他们不想着把握,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尤余有些担忧:“公主!两个藩王来势汹汹,喊出口号之后,沿线诸城甚至出现了百姓迎接,我们……”
“百姓?”
宁婉梨秀眉微蹙:“几成百姓?”
尤余叹道:“至少两成!”
宁婉梨嗤笑一声:“现在新戏班开业还知道买观众呢,两成百姓?也不知道他们兜里的钱够不够花!”
尤余神情却并不轻松:“可现在核心问题还是前线!”
宁婉梨摇了摇头,神情带着戏谑:“尤管家,你有没有感觉两个藩王进京清君侧的情景有些眼熟?”
尤余愣了一下。
我说既视感怎么这么强?上次听这个剧本,还是荒国那次。
也就是说……上次进京清君侧的两个藩王已经凉了。
好像有点意思。
宁婉梨笑了笑:“同样是不安好心的两个藩王,赵昊斩得,我就斩不得?”
尤余看她如此有自信,紧绷的心弦顿时松了一些。
宁婉梨挥了挥手:“你下去吧,去一趟鄢城!”
听到“鄢城”这个地方,尤余眼睛一亮,飞快点头称是,然后就撤了出去。
等人走后,宁婉梨长长叹了一口气。
赵昊斩那两个藩王,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自己的境况实在差得太远。
杀人,太简单了。
但想要杀了人,还没有后果,却难于登天。
齐国现在的境况,远比想象中的要简单,也远比想象中的绝望。
核心问题就是,前线究竟做到何种程度,才能让百姓重新生出对齐军的信心。
若是有信心,别说斩两个藩王,就算斩十个都是轻轻松松。
若是没信心,即便斩了两个藩王,纳贡派就依旧能够扶持出新的傀儡,这些砍在藩王身上的刀子,迟早有一天会加倍还在她的身上。
如何才能让百姓有信心?
只有两个字。
胜仗!
甚至都不用胜仗,只要能在场面战场上僵持就行。
可就是“僵持”两个字,对于宁婉梨来说就难于登天。
魏军正面战场实力太强了!如何才能再坚持到秋收以后,不再丢城?一旁传来了侯桃桃的声音:“你打算怎么办?”
这么长时间下来,她也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
这就是硬实力上的差距,已经不是努力能够改变的了。
她只能看着齐军,即便悍不畏死,也只能节节败退。
每退一步,她就感觉自己离破产更近一步。
宁婉梨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四个字:“求助荒国!”
“求助荒国?”
侯桃桃愣了一下:“你指望赵昊违背三年之期,背负千夫所指的骂名,出兵援助我们?”
“不是!”
宁婉梨咬了咬嘴唇:“两年前我与荒国签订通商协议的时候,除了军备,我还提出要加大战马供应,不过那个时候姜芷羽以战损太多,战马供应紧张拒绝了。
这些年荒国没有战事,而且在全力饲养战马,所以……
储备应当多了一些,若是我能买下来一批,只要五万匹精锐战马,正面战场上就未必没有周旋之力,总好过被动防守,任魏国施为!再不济,撑到秋收还是没有问题的!”
侯桃桃愣了一下,旋即摇头道:“这恐怕有点难!荒国是全力养马了不假,但你算算马下崽儿就接近一年的时间,马驹想要服役普遍要三年。
即便他们掌握秘术能缩减到两年,到了三年之期之后,他们还要面临半年五万精锐战马的亏空。
那个时候,不管魏国有没有从国债券里面缓过劲,都是他们最空虚的时候。
你觉得赵昊会……”
“我相信他会!他说过会尽余力助我登上帝位的。”
宁婉梨下意识攥了攥自己的裙摆,不等侯桃桃反驳,便直接说道:“到时候我去谈判,
即便他不愿意,我也有办法让他同意!”
侯桃桃只能点头:“行吧……”
对于这次谈判,她并不抱有太大的信心。
赵昊心头的妄语戒尺肯定没有了,她可不认为赵昊对宁婉梨的感情能深到这个地步。
……
接下来几日,边疆的情况似乎稳定了下来。
魏国占了两城之后便进入了防守的局势,毕竟齐国百姓对他们的排斥不小,若是没有安抚好,背刺都不是没有可能。
魏军军粮带够了,可以不吃他们的食物。
但总要喝他们的水吧!
若是他们朝水里下毒,那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魏军绕城攻打,的确避开了齐国最精锐的兵力,也大幅削减了新式军备造成的威胁,但不可避免地要遇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四面环敌!所以这一步,他们更应该稳扎稳打,稳定好大后方以后再谋求进攻。
当然,他们心中的稳定,并非把百姓安抚得服服帖帖。
而是驯化得服服帖帖。
这个过程,最多只需要十天!相较于边境线的短暂安宁,齐国内部却无比地热闹。
因为就在今天早上,两个藩王各自带领两万私军,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怀京。
不过他们很规矩,并没有带军进城,而是驻扎在了城门外。
毕竟怀京里面有守军,真靠这些私军,不可能攻得进去。
怀京这边也没有守城门,因为他们知道两个藩王不可能动手。
动手没有意义。
这次只是主战派和纳贡派的争斗,争的不是孰忠孰奸,而是……谁才能保证齐国百姓的安全。
或者……谁才能让百姓认为他们能保证百姓的安全。
民间有不少人想要重回给楚国纳贡的日子,也有不少觉得魏国楚国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次争的便是要选择哪个当做齐国的未来。
谁争赢了,谁就有政权的合法性。
所以这一战,根本没必要打。
纳贡派只要争赢,宁婉梨即便风头再盛,也只能步入她皇兄的后尘。
杀了藩王,灭了私军又怎么样?姓宁的又不是只有你们一脉,支脉扶持一个听话的人,照样能当皇帝!
两个藩王将各自的私军安顿好,便带着随行的属地官员,一起大摇大摆地走入了怀京城。
一路上,无数百姓围观。
国都的百姓往往有更强的政治敏感性,哪怕只是一个马夫,都能跟你唠半天的国际政治局势。
所以他们很清楚凉王祁王这次来怀京是为了什么。
于是在百姓的目送下,一众人径直来到了皇宫门口。
当值的公公早早等待,见众人到来,当即上前问道:“凉王祁王,此次为经传召就擅自入京,究竟所为何事啊!”
虽然有点明知故问,但总要走一些流程。
自从上次纳贡派受挫,这两个藩王便连夜从怀京中的王府搬走,回到各自属地,老老实实地呆着,即便回京都也是本本分分地事先申请,等宁无垢同意以后才敢入京。
凉王上前一步,字正腔圆道:“此次进京,自然是面见圣上!按常理来说需提前三日报备,只是如今圣上被奸佞所左右,所以吾等未经传唤而入宫,劳烦公公代为转告圣上,准许吾等入宫,以正圣听!”
他的声音很大,甚至用上了真气,方圆几里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听到这番话后,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想到凉王说话竟如此大胆,在皇宫门口就直接开撕了。
老太监笑眯眯道:“凉王恐怕是误会了,陛下一生贤明,身侧皆是贤臣,何时被奸佞蒙蔽过双眼。两位报国心切,我能理解,但此等胡话还是尽量不要胡说,以免扰乱了民心。”
凉王眉头一拧:“刘公公,莫非伱也跟奸佞同流合污了?如此蒙蔽圣听,有何居心!”
老太监也有些恼怒:“咱家在陛下身旁侍奉多年,向来勤勤恳恳从来不涉朝政,凉王殿下空口白牙,就给咱家扣上奸佞的帽子?究竟是谁居心不轨?”
两个人就这么对上了!而且丝毫没有避讳人!围观众人都感觉心惊肉跳,刘公公是皇帝的贴身太监,也如他所说一辈子勤勤恳恳。
所以往往他说的话,就全权代表着宁无垢的意思。
看这一幕,所有人都明白了,宁无垢这是要死保宁婉梨了。
甚至都不是为了保宁婉梨,而是代表主战派跟纳贡派死磕了!
根本不想给纳贡派发挥的空间,直接面都不想见!凉王不由冷笑:“刘公公这是打算一条道走到天黑了?你可知蒙蔽圣听,意欲谋逆是什么罪?”
刘公公哼了一声:“咱家何时蒙蔽圣听,又何时意欲谋逆了?”
凉王怒意更甚:“吾等进献忠言,
你却皇宫大门都不让我们进,这不是蒙蔽圣听是什么?陛下已经三日未早朝,陛下病弱乃是举世皆知的事实,齐国百姓无不心系陛下安康,你却不让皇亲面见陛下,这不是意欲谋逆又是什么?”
“你……”
刘公公也是怒意盈然。
可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刘公公,既然皇叔想要见父皇,那就让他见吧!”
众人闻言,皆是微微一愣。
转头看去,发现宁婉梨从宫门内缓缓走来。
她神情不喜不悲,身上却穿着一身满是血迹的袍子,腰间也别着曾经斩掉百余颗头颅的王权剑。
看得出来,这袍子已经洗过很多次了,只不过是因为血渍难洗,所以才是如今的模样。
可即便这样,凉王和祁王也仿佛闻到一股血腥气,不由得脸色一白,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
宁婉梨笑了笑,冲他们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魅上龍皇:棄妃,請自重! 浮煙若夢
“两位皇叔,请进吧!”
凉王:“……”
祁王:“……”
你让我们进。
我们就进?
我们不要面子的啊?
虽然他们事先已经商讨过,确定宁婉梨大概率不敢对他们动手,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胆怯。
毕竟当年宁婉梨的凶名实在太吓人了!
甚至宁婉梨在菜市口砍脑袋的时候,他们都在场观看。
现在她身上的血渍,哪一块是从谁断掉的脖子上喷出来的,他们都隐隐有点印象。
而那把金灿灿王权剑,更是他们连着做几年噩梦的主角。
被宁婉梨这么一问,他们本能地有点害怕,下意识迟疑了一下。
宁婉梨微微一笑:“既然两位皇叔行动不便,那我就请父皇出宫相见,正好父皇刚才说宫里太闷,也恰好出来透透气!两位稍等!”
“哎……”
凉王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宁婉梨已经转头回到了皇宫。
他跟祁王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心里有些没底。
抽筋神探 绝密摩天轮
怎么感觉宁婉梨比他们还要主动?
跟事先猜的反应不太一样啊!
按照常理来说,她不是应该千方百计阻止自己二人进宫么?啊这……
凉王低声道:“放心!现在前线丢几城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想要赢得民心,就必须有打胜仗的能力。想要打胜仗,就必须寻找外援,他们能找的外援就只有荒国。
但三年之期前,荒国不可能支援。
距离三年之期还有半年,他们根本撑不到!
宁婉梨这小丫头片子虽然狂,但是不蠢,她知道今天处罚我们越狠,她自己以后的下场就会越惨。
放心!”
“嗯……”
祁王点了点头。
……
宁无垢的寝宫。
“砰砰砰!”
“父皇!”
宁婉梨敲了敲门。
宁无垢虚弱的声音在里面响起:“进来吧!”
“吱呀!”
宁婉梨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宁无垢溢满着死气的宁无垢。
他已经病入膏肓,整具躯壳都生机亏空。
如今支撑他的,就只剩下最后一股信念:他要亲自看到自己女儿登基!
但是现在……
宁婉梨眼眶有些发红:“父皇!您……”
宁无垢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方才吃了御医开的镇痛药,已经不碍事了!我已经安排刘公公阻拦凉王祁王了,撑到秋收以后,我们未必不能抵挡魏国!”
宁婉梨不由陷入了沉默。
这世上,所有人都低估了兽血军团的强度。
秋收之前,魏国最多再攻下几城,绝对打不到齐国的都城,皇权没灭就不算灭国。
但如果真以都城作为最后的底线,那民心早已丢得一干二净了。
这个结果,朝廷接受不了。
况且秋收之后,哪怕魏军被魏国国内的形势大大掣肘,齐军就能抵抗得住了?照目前的实力,还是顶不住!
所以说还是必须寻求外力,五万匹精锐战马,或许勉强够!
宁无垢说得很理想化。
但宁婉梨知道,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现在把权利交出去,任由齐国重回楚国的纳贡体系。
要么,现在就去荒国赌命。
宁无垢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忧,笑着摆手道:“你倒不用这么担心,多丢几座城也不是不能接受,等到三年之期满荒国参战时,未必不能把城夺回来。
若能夺回来,一切过错消弭一空。
即便夺不回来,爹能活到那个时间,到时这些过错爹亲自揽下!一味求战的是爹!
对藩王避而不见的也是爹!你不过是一个女子,有主战派护着你,他们不会……”
宁婉梨笑了笑:“爹!宫外风景正好,女儿陪你去看看!”
宁无垢闻言,不由神情一窒,语气也有些烦躁起来:“两个小瘪三而已,我就算不见他们又如何?现在出去,就是给他们借题发挥的空间!”
他情绪急切,甚至爆出了粗口。
宁婉梨站起身,笑容无比自信:“放心吧爹!女儿有解决的方法,必能让你看到未来盛世的光景!”
宁无垢看着她,陷入了沉默。
宁婉梨眼神坚定:“相信我!”
宁无垢犹豫了许久,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将右胳膊伸了起来。
他不是不愿意不相信宁婉梨。
而是这次的后果,他承受不起!女儿还年轻,连二十岁的生辰都没有过!但既然她已经决定了,自己这个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便只能选择支持她了!
在宁婉梨的搀扶下,他缓缓出了寝宫,颤颤巍巍地坐上了轿子。
枯瘦双手捻着一串佛珠,不安地拨动着。
很快,轿子到了宫门口。
宁无垢看着从厢帘的缝隙中透过来的阳光,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畏惧的情绪。
他有些害怕,掀开这面厢帘,会看到自己一辈子都不愿意看到的场景。
“父皇!”
帘外响起了宁婉梨的声音。
“唉!”
宁无垢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掀开了帘子,在宁婉梨的搀扶下,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他扫了凉王祁王一眼,心头生出一抹烦躁,不过还是不悲不喜地问道:“两位皇弟,此次不告而入京,所为何事啊?”
当他问出这句话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两个藩王身上。
这些人中,不仅有城中百姓,在京的朝中文武百官也都到齐了。
不管是纳贡派,还是主战派。
今日不是早朝,但重要性却比任何一次早朝都要重要。
凉王上前一步:“禀陛下!朝中奸佞横行,蒙蔽圣听,以致整个齐国都面对危局!臣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助陛下扫除奸佞,为大齐百姓谋福祉,为大齐朝廷谋大道!”
宁无垢眯了眯眼睛:“皇弟说笑了,朝中政务,朕时时亲为,又何来奸佞蒙蔽圣听之说?”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屏住呼吸。
如今齐国,任谁都知道,政治中心已经从御书房转移到云雾山庄。
但他却说朝中政务时时亲为,莫非这次……是想替宁婉梨顶锅?凉王微微一笑道:“陛下有恙在身,却依旧勤政,臣弟无比动容,只是奏折批复皆有奸佞代为传达,故一叶障目不见山岳。臣弟冒死,也要揭发此等奸佞的罪状!”
宁无垢强压心中的怒气:“哦?那皇弟说说,究竟是哪些奸佞,又是如何蒙蔽的圣听!”
凉王中气十足道:“此等奸佞蓄意构陷友邦楚国,如今友邦竭尽全力修缮浊河河堤,欲送北疆三城百姓归乡,却被奸佞蓄意阻止,致使近三年的时间浊河工程都未建寸功!
如今魏军大举来犯,我齐国势单力孤,正需友邦驰援。
但奸佞却为了一己私欲,将谋国之污名扣于友邦之身,致使如今前线紧张,连丢两城!
此等奸佞,罪不容诛,望陛下无比清理朝堂!”
宁无垢神情漠然:“那还请皇弟说说,你口中的奸佞究竟有谁!”
“奸佞众多,还请陛下细细倾听!”
凉王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从怀中取出了一叠厚厚的折子,当着众人的面就朗读了起来:“岳鹏程、岳鹰、林忠、方思贤、李越……”
一个个名字念下来,每念到一个,场上的气氛便压抑几分。
这些可都是主战派的核心人物。
不但有前线奋战的岳家兄弟, 连宁婉梨母族的李家人都在其中。
主战派一个个怒意盈满,但并没有人打断他,准备等着他讲完再出声。
凉王念到最后,将折子合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将折子呈了上去,最后补充道:“还有乱国之公主,宁婉梨!陛下,这些就是所有奸佞的名单,还请陛下过目!”
听到最后这个名字,所有人都绷不住了。
这凉王当真是大胆,竟然连宁婉梨的名字都点出来了,要知道皇室的潜规则就是大祸避皇亲。
这次,应当是完全撕破脸了!
但他们心中更多的是忧虑,如今边境的战况已经凄惨到一定程度。
边境九城都被另一批魏军死死盯着,新式军械根本不能出城,只能任由内部被魏军祸乱。
若是寻不到外力,主战派恐怕……
凉王见宁无垢不伸手,不由笑意更甚,重复道:“此乃奸佞名单,请陛下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