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 txt-第六百二十五章 離奇熱推

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
小說推薦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居延海的面积正在迅速扩大着,这导致居延城在建设的时候,不得不提前考虑被水淹没的问题。
因此居延城并不在居延海的湖滨,而是在距离湖泊大约21公里之外的南侧高地上。
当然,规划部门并没有舍弃水运,而是将居延城设立在弱水河的西岸,既可以利用水运, 又可以就近取水。
这二十多公里的弱水河,河道非常开阔,宽度在150~300米左右,深度则在2.4~3.7米左右,通行300吨的内河运输船是绰绰有余的。
张明道操作着船舵,而负责查看前后左右情况的瞭望手, 则拿着望远镜, 时刻关注着周围的情况。
“头!后面有一艘运输船靠近,距离2.7公里。”
“知道。”
大副拿起对讲机, 查看了一下对方的船号,便调好了频道:“北风157号,这里是黄河113号,你们要超船吗?”
“嘶嘶……是的,我要送一批羊皮去张掖,预计5分钟后和你们相遇,注意规避,祝你们一路顺风。”
“好的,我船走西侧第一航道。”
“嘶嘶嘶……没问题,我船走西侧第三航道。”
人革联的内河航道, 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左来右往,宽度12米为一条标准内河航道。
我不是佞臣啊 小說
宽度150~300米的弱水河下游河道, 除了靠近河岸的5米左右, 属于非通航区域, 其他其区域都可以通航, 一般可以划分为很多条航道。
当船只靠近的时候,是不能随便开的,而是要相互通报情况,避免发生事故。
张明道的黄河113号船,和对方交汇之后,便拉响了汽笛。
嘟嘟……
对方也迅速回应。
嘟嘟……
半个多小时后,张明道看到了居延城的入港指示灯塔,在指示灯塔的指引下,迅速进入了人工湖港之中。
港口中,有新式的电动装卸机,不需要力工搬运了。
张明道叫喊道:“阿文,砖头,我们去吃东西,老林和小凯,你们留守。”
阿文一个带着护目镜的年轻人,职务是瞭望手。
而砖头这是机修工,兼任锅炉工,其实这种船都配备了机械送煤机,并不需要铲煤,但是机修工必须随时可以转变角色, 在无法机械送煤的时候,人工给锅炉添加煤炭。
三人下了船,行走在码头大街上。
作为居延州的州府中心,这里自然非常的繁华,不仅仅河港,还有一个空港。
作为高句丽人的阿文,甚至听到了不少高句丽语。
其实这非常正常,人革联是不会允许一個族群抱团在一个地方的,居延州自然不例外。
这里除了汉民和高句丽人,还有室韦人、吐谷浑人、奚人和铁勒人。
此时的弱水河流域,并不是后世的沙漠,而是水草丰茂的大草原。
而人革联控制这里之后,迅速将之前的游牧模式改掉,变成现代牧场模式。
其实整个居延州,就是后世的阿拉善沙漠,但是此时的阿拉善沙漠,还没有连成一片,沙漠面积也只有6万多平方公里。
根据最新的行政区划,整个居延州,一共有五个府,从西到东分别是居延府、新湖府、贺兰府、北沙府、东谷府。
其中居延府、新湖府、北沙府、东古府,都在瀚海低地之中。
唯独贺兰府在贺兰山西面的草原中。
之所以有贺兰府这个设置,其实是因为河西州的民勤府。
民勤府和贺兰府一样,也是游离在核心区之外,此时的民勤城建立在白亭湖、青玉湖附近,处于石羊河的下游,并不在河西走廊上。
但看似不处于核心,实际上却并不是不能改变的。
因为河西运河的第二期工程,就是引黄河进入腾格里沙漠,同时调40亿立方米的河水进入石羊河,然后让两条河都注入瀚海低地。
也就是说,无论是民勤的石羊河运河、还有贺兰府的腾格里运河,都会流向瀚海低地,到时候两地的重要性,就不一样了。
同时还可以将沙漠区分割,进一步遏制沙漠扩张,扩大牧场和农场的面积。
因此居延州的核心发展区域,其实就是运河区。
至于会不会影响生态,这肯定会影响的,只是没有必要杞人忧天。
毕竟居延海在上古时代,可是一片面积6~7万平方公里的湖泊。
民勤绿洲也一样,这个地方在西汉时期,还存在一个面积4000平方公里的大湖,隋唐时期退化成白亭湖、青玉湖,湖水面积还有1300平方公里。
至于民勤绿洲在更加久远的上古时代,湖水面积更是高达1.5万平方公里,比青海湖还大三倍。
医门宗师 蔡晋
也就是说,与其担心气候的改变,倒不如想想,如果给这里注入更多的水资源,让这里恢复到上古时代的状态。
生态本身就是一个动态问题,现在的沙漠,在一万年前可不一定是沙漠。
……
码头大街上,有不少餐馆和小吃店。
嘴馋的阿文,手上已经拿着一个雪糕。
虽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是对于美食热爱,却是高度一致的。
“咦……”张明道突然停了下来。
“咋了?”阿文一头雾水的问道。
顺着视线看去,发现不远处竟然是一家天竺餐馆。
一言不发的砖头,难得开口说道:“难道海军退伍士兵开的?”
“去看看。”张明道带头,走向这家天竺餐馆。
进去之后。
里面有十几个客人正在吃饭,老板并不是海军退伍士兵,而是一个明显是天竺人的中年人。
张明道看了看菜单,都是简体字和天竺数字,一旁还有菜品的彩色照片,方便不识字的客人,他一边看菜单,一边向老板询问道:
“老乡,真是从天竺过来的?”
老板用蹩脚的标准语回道:“是的……我就是……从天猪过来的……”
听完这个老板的描述,张明道才知道对方的离奇经历。
这个家伙是高达王国那边的人,在十几年前,被阿萨姆人抓住之后,转手卖给了一个吐蕃部落。
然后在吐蕃中,又经历了好几个主人,又在四年前,被吐谷浑人抓到青塘。
去年人革联进攻青塘,他又从吐谷浑被迁移到居延州,然后在这里安家落户。
“你就没有想回去天竺看看吗?”
“太远了,我之前的家人早就去见湿婆神了,这里挺好的。”老板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笑。
其实从肤色就可以看出,这个老板是典型的低种姓,自然对于所谓的故乡,没有什么好留念的。
张明道转过头来问道:“你们想吃什么?”
“咖喱羊杂饭。”
“我要一份咖喱血肠饭。”
张明道指着菜单,向老板说道:“一份咖喱血肠饭、两份咖喱羊杂饭,再加上三杯柠檬水。”
老板也指着菜单,和张明德重新确认了一遍,然后就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上了一连串天竺数字。
随着中午饭点到来,店里面的客人越来越多。
很多都是操着各种草原味的标准语,听得张明德的脑袋瓜子七荤八素。
香料极其缺乏的草原,连盐都要向中原进口,自然没有吃过咖喱这种重料食物,特别是加入人革联的牧民,都是下层牧奴、农奴,更是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
天竺老板也是偶然间发现供销社的产品中,竟然有制作咖喱的绝大部分香料,加上价格又不算太贵,他以前给婆罗门的地主做过伙夫,偷偷学过如何制作咖喱粉。
当然,他的咖喱配方其实偏向于辛辣。
在供销社之中,有白玉楼改进后,由天竺工厂生产的青咖喱块、甜咖喱块和白咖喱块。
草原牧民大多喜欢重口味,口感不好的占城稻,配上咖喱之后,非常受欢迎。
不一会,张明道三人的饭菜上来了。
居延府的人口不少,有近8万人口,除了牧场工人之外,就是盐场工人和官营产业的工人。
至于普通农户,并没有被分配到这边。
这主要是居延州不适合小农经济,而是要发展大牧场和大农场,这里的日照时间、土地积温,加上源源不断水资源,非常适合开展大规模机械化生产。
比如棉花、苜蓿、洋葱、甜高粱、西瓜、甜瓜和香瓜之类,都在这里适合种植。
而整个居延州的总面积,是15万平方公里,可以利用的草地面积在8万平方公里左右,而耕地则在1.5万平方公里左右。
随着运河推进,剩下的6万平方公里沙地,也可以就一部分改造成为草地和耕地。
这些土地平坦的地方,本身又地广人稀,不搞大农场和大牧场,那是在浪费资源。
如果分配给个人,农户和牧民都很难合理开发,甚至会造成土地迅速退化,毕竟知识水平有限、又没有大量资金的农户和牧民,要他们科学的开发,真的太困难了。
张明道等人吃了午饭之后,用不锈钢饭盒给留守的老林和小凯打包了一份。
等他们回到城上,运输公司给又给他们找了一个运输单,运输150吨食盐和10吨纯碱前往北府。
这些食盐和纯碱是居延州的盐湖生产的。
在港口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张明道便开着船重新进入瀚海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