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 線上看-第九十三章測評美顏膏讀書

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
小說推薦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这个侧妃路子野,得宠着!
下面熙熙攘攘的喊骂声,将祁景元从黑暗的想法中拽了出来。
“元亲王怎么还不出来! ”
“退钱!给我们退钱! ”
“就是,元亲王还真是不如清王爷!”
百姓的声音能清晰的传入几人的耳朵中。
祁景清面不改色的喝茶,南汐也学着他的淡定。
祁景元突然出声问南汐:“弟媳,这件事你如何看?”
冷不丁被点名,南汐意外的指自己,这有她什么事?
表面还是乖乖问道:“嗯?什么事?”
南汐知道是百姓退货一事,可是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问她?
祁景元一顿,笑道:“弟妹有过同样的经历,还望为二皇兄出出主意。”
老娘上次的事就是你弄出来的,现在不给你火上浇油就是好的了,你竟然还舔个大脸,让我帮你想办法?
而且这元王要是把祁景清当兄弟,都不会做这种抢生意的事!
虽然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吧,但是这祁景元也太不收敛了,还这么直白的问她。
南汐实在是不理解祁景元的想法。
这是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摸着下巴,假装分析道:“先看看是不是美颜膏本身的问题,若是的话便退钱,研究本质问题,在重新开张,不过怕是失了百姓的信任。”
“若不是美颜膏的问题,便找找是不是有人故意为难。”
总之就是,退钱吧。
用她给的配方做出来的美颜膏,她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效果吗。
是的,祁景元做出来的美颜膏是南汐给的配方。
上次小莫来王府找她,就是元王府的人,想花钱收买驻颜阁的李三,弄出配方。
一路官場
所以南汐将计就计,给了一个做出来会油腻腻的配方。
果真,祁景元上当了,回来就开了美颜阁。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时元亲王府那个狗管家端着一瓶美颜膏到了南汐面前。
祁景元指着美颜膏,朝南汐道:“麻烦弟妹帮忙看,这美颜膏的成色如何?”
南汐舀了一小勺放在手上,将其均匀的涂开。
果然是比当初的香膏还油。
心中嫌弃万分,面上却是分毫未显。
只是紧皱着眉,问道:“这是从哪弄来的配方?”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实在是算不上好的。”
九極戰神 少爺不太冷
祁景元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去。
他以为是驻颜阁的雪花膏,还连夜赶工做了上千万瓶,如今都赔了进去!
实在可气!
神色不明的看了一眼南汐,这事她是知情,还是真的不知道?
这要是让南汐听见,不得笑话死祁景元。
谁让你做出来,先不试试货,一下子就出产了那么多。
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傻呢,傻呢,还是傻呢!
祁景元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隐隐作痛,想到那些美颜膏,便疼的更加剧烈了。
月沉急忙将自家王爷扶住。
似乎自家王爷,最近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
“二皇兄有无大碍,赶紧个医官来看看吧?”南汐假装关心道。
祁景清跟着附和的点了点头。
祁景元摆了摆手,忍着痛意道:“本王无事,既然如此三皇弟和弟妹就先行请回吧,李家一事便劳烦三皇弟了。”
祁景清点了点头:“定当竭尽全力!”
重生種田生活 天然無家
三人和祁景元告别后,便拥挤着回到了马车上。
南汐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奈何这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只好想点其他的事情。
祁景和还趴在另一边的窗户上看着外面吵闹的人群。
南汐伸根手指,勾了勾祁景清的大手。
看祁景清镇定自若的表情,南汐就忍不住逗他。
小手灵活的进到大手中,如羽毛般轻盈的挠了挠。
南汐玩的不亦乐乎,猛的被那大手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祁景清眼底有着南汐看不懂的欲望。
猛的马车前行,南汐一下子磕到了祁景清的下巴上。
“喔!”
南汐揉着额头,将摔倒的祁景和拽进怀里。
马车外传来清风的声音:“三位主子坐稳了!”
南汐不禁骂清风,磕完才说。
透过窗外看那些百姓尽数散去。
南汐猜测,应该是祁景元妥协了给他们退钱,所以人才去排队了。
到了小院,祁景和下了马车,便轻车熟路的进门去找苏婷云。
随着祁景和来的次数越多,和苏婷云的关系也是愈来愈好了。
苏婷云整日就是坐在院子里,盯着大门,看南汐她们什么时候来。
几乎是祁景和进来的瞬间,苏婷云便起身去迎。
南汐刚进来看见的就是,一大一小抱着的场面。
其实苏婷云也怪可怜的,做了上官婉儿的炮灰。
谁又不是呢。
苏婷云蹲着和祁景和手牵手,向走来的两人问好:“你们来了。”
递给祁景和一把小木剑,柔声道:“和儿乖,去那边玩吧!”
两人一听这话,就知道是有事情和她们说。
南汐盯向那把雕刻精细的小木剑,赞叹道:“不成想皇后娘娘还有这本事,雕的还真是好看。”
苏婷云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若是细看就能注意到,说起木剑时,苏婷云的微微一顿。
三人进了屋,围坐在桌前。
刚坐下,苏婷云便问道。
“你们二热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两人都是一顿。
南汐率先开口道:“自然是一步一步来,找到确凿的证据,在启禀父皇。”
说起祁宥勋的时候,苏婷云明显皱了皱眉头。
虽是转瞬即逝,还是被南汐看见了。
嗯?苏婷云是祁有勋的结发夫妻,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苏婷云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说道:“我在三年前见过皇上,也将真相告知了皇上。”
面露哀色道:“谁知上官婉儿不仅无事,皇上竟然没有处罚她! ”
苏婷云的状态有些崩溃焦灼。
这状态以及这段话,南汐听完就陷入了沉思。
上次还说没有什么隐瞒她们的,这次就出了皇上事件。
而且祁宥勋在怎么样,对于这样一个祸害女人的人,也不会置之不理吧?
所以,苏婷云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或者和皇上说的话,和对她们说的是不一样的。
或者真的是苏婷云的精神状态不好,记错了事?
可是表面看上去,好吧,是有那么点像精神不正常。
祁景清和南汐对视一眼,便明白了这其中的破绽。
“所以你们找证据是没用的,皇上不想杀了上官婉儿,你们只要杀了她就好!”
“一定要杀了上官婉儿,一定要杀了她!”
又是这一句,每次她们的谈话,都会是苏婷云反复强调这一句。
南汐二人没有保证,也没有否定,只是说在筹划筹划,便带着祁景和走了。
苏婷云依依不舍的看着远去的马车。
眼里满是的寄托。
一定要杀了上官婉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