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譚家菜 線上看-第八章 伊堂修一再探譚家菜館相伴

譚家菜
小說推薦譚家菜谭家菜
中国美食的起源于对火的发现和认知。有了火,就有了与火有关的火坑,火灶、火烧、火炊、火焰、火炉,再后来才有煑、炒、焖、炖、炸、烘、蒸。谭家菜穷尽其对火的研究,把炊烟的形象从弥漫着袅绕的抽象动态变为餐桌上的固态美食,是谭家实力派匠人在厨房细心研究的结果。
谭起峰派人从大夫山运回了一批苞谷酒和甜辣酱,苞谷酒用的是大夫山的山泉水,酿酒的主料是玉米,俗称苞谷。
包谷酒和甜辣酱是谭家菜不可缺少的独门绝技,谭起峰这些天把研究谭家菜的独门绝技发挥到了极致。
醫道
“谭家菜之所以在广府文化的腹地,还能站稳脚跟,而且是在日本人侵入华南之后,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谭家菜的这块招牌不能玩砸了。”
这是谭起峰在大夫山接受任务后,大队长钟灵的嘱咐。钟灵曾对他说:“谭家菜馆是我们抗日队伍地下组织的落脚点,也是我们的瞭望站,抗日工作要做,如何把谭家菜馆经营好、管理好、菜品开发好,这也是谭家菜馆立足花城的大事。”
刚到广州城,谭起峰一直忙着怎样对付日本野心狼,如何开发菜品的事情,始终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来做这件事情。在“马刀利刃早等候,秦弓只需伸手时”,谭起峰腾出手来,开始琢磨起谭家菜馆的菜品开发事情来。
谭起峰亲自到菜场买了很多老姜和嫩姜,洗净晾干之后,用白醋泡着,加少许苞谷酒,老姜也洗净晾干后用甜辣酱拌着,用老瓷缸装着。
一个月后,谭起峰研究推出的老姜焖鸭、老姜焖鸡、嫩姜炒猪肚、嫩姜炒猪肝、嫩姜爆炒鸡杂、老姜焖牛肉等新的菜品出炉了。
当这些特色菜在门前的广告牌上隆重推出的时候,吸引了整个广府城内的富家子弟,他们好像被演奏家在音符与旋律的想象绿叶上种植了天才般的演绎才能,为谭家菜新品的推出而拍手叫好;又好像是诗人在抽象的意识天国中为钟情于朗诵者提供了创造才能的机遇似的,不约而同地从广府的东南西北来到谭家菜馆,品读美食文化的绝妙情思,感受谭家菜馆推出的新品在舌尖上的激情释放。
不多天,伊堂修一也闻讯而动,他在一队宪兵的护卫下,走进了谭家菜馆,点名要吃谭家菜馆最新推出的特色菜。
梁艳看见伊堂修一,仍然发挥出她“阿庆嫂”般的接待热情,当她第一眼看见伊堂修一那张皮笑肉不笑的怪脸时,马上从吧台走出来,主动迎上去,忽闪着水灵灵的眼睛珠子,满面春风般笑道:“太君,今儿有空来捧场,是我们小店的荣耀。”
伊堂修一站定,脸上似乎有一丝说不出的高傲和快意,斯斯文文地把笼在手上的白色手套退下来,正了正他的金丝眼镜,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该不会和上次一样吧,在这里遇到持枪的这个。”他用左手叉开一个“八”字,比划着,意思是“八路军。”
梁艳陪笑道:“哪里哪里,我们这里绝对不会再出现带枪的八爷了,上次纯属意外,经过大日本皇军的整治,现在安全得很啦。”
伊堂修一自从上次和梁艳见面对上暗号后,十分确信她就是南京方面派出榛子小姐,所以梁艳的话,让他十分放心,狐狸一样的戒心顿时安稳了许多。
这天碰巧钟灵也带了大夫山几个侦察员,提前占用了“佛山”包间。现在这钟点,包间全部爆满,梁艳通知冯春英,要把“佛山”包间让出来,挪到大厅来。
冯春英假装面露难色,说:“这样不好吧,有一个先来后到啊,我怎么去解释?”
“就说太君来了,让熟客们通融通融。”梁艳说。
挖掘地球 小說
冯春英上楼后,在钟灵耳边嘀咕了几句,他带着队员们迅速进了暗门,下了地道,绕道又折回谭家菜馆,进到大厅来,点了几个小菜,坐下来闲聊,机警地观察周围的动静。
末日 崛起
伊堂修一一行六人小心翼翼地上楼,在梁艳的带领下,来到“佛山”包间。包间不大,约有十五个平方,一张四方桌一放,四面所剩的空间就十分有限了,显得有些狭窄。
伊堂修一靠窗坐定后,感觉椅子还有一些温度,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拉开窗帘向楼下和远处瞭望。
ライラックの魔法(善子多CP注意)
远处,巷道上卖糖葫芦的叫卖声由远及近,粗狂的声音像老黄牛的低吼,钉鞋修鞋的、烤红薯的、卖馒头的、卖水果的、还有其它摆地摊的在狭小的街巷两边一家挨着一家,把古老的花城街巷塞得满满的。
楼下后院厨房繁忙而吵闹,报菜传菜的吆喝声、厨房里叮叮当当各种金属餐具的碰撞声、还有火炉旁拉着风箱的呼呼摩擦声、楼下客人的说话声混杂在一起,不绝于耳。
伊堂修一忽然感觉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于是对随从说:“从窗户跳下去,回去把宪兵队调来,在前后门设伏,以防意外。”
随从挑开窗帘,探出头左望右望,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右手撑着窗门,纵身跃出窗外,像一只猴子腾挪到马路上,很快消失在嘈杂的巷道。
伊堂修一为防万一,把枪上膛之后,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自己一直端坐在进门的左边,时刻注视着门外的动静。
20分钟后,他派出的随从上来了,朝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又走到他身边,耳语道:“前后门都堵上了。”
这时,伊堂修一才冲着门外叫唤:“点菜,来了这么久了,不见点菜的人来。”
邹绮春应声而到。双手捧着菜谱,进得门来,弯腰九十度,十分恭敬地说:“太君好,哪位太君点菜。”
“把你们最新推出的特色菜,都端上来,让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将士们品尝品尝。”伊堂修一说话的声调不高,但语气中带有一种命令和征服他人之后的得意。
“好的,今日本店特色菜都在上面呢。”邹绮春十分恭敬地,用双手递上菜谱。
“八嘎!我的话难道没有听见吗?把你们店里的特色菜,全部端上来,快去!”伊堂修一一声断喝,把邹绮春吓得退后几步,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反应迟钝了!”
“猪一样的支那人,快去!”伊堂修一的言辞带着蔑视和羞辱。邹绮春假装十分害怕的样子,慌忙地退了出来。
不到五分钟,谭家菜馆最新推出的老姜焖鸭、老姜焖鸡、老姜焖牛肉、老姜焖鱼、老姜炖蹄筋、嫩姜炒猪肚、嫩姜炒猪肝、嫩姜爆炒鸡杂等招牌菜,悉数呈现在伊堂修一的面前。
天籁之声的天使
伊堂修一和随从吃得津津有味,这时候,阿华出现在门口。伊堂秀一大吃一惊,对阿话说:“洪队长,有急事吗?”
“报告太君,我们在花城的东郊水坑里发现了一辆垃圾车。垃圾车上有一些干草,干草上留有血迹,我估计董银和碟子两个皇军一定出事了。”
伊堂修一一听这话,一阵恐惧和愤怒涌上心头,刚才舌尖上的美好感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